菜单导航

《于頔简介》

作者: 刘晓阳 发布时间: 2020年01月08日 15:01:25

于頔(?—818年) 唐朝大臣。字允元,北周太师于谨的七世孙。行二十九,河南(今河南洛阳)人。始以门荫补千牛,调授华阴尉。建中四年以摄监察御史充入蕃使判官。迁司门员外郎兼侍御史,充入蕃计会使。历长安令、驾部郎中。贞元七年出为湖州刺史,有政声,与诗僧皎然等唱酬。

1人物生平

十年改苏州刺史,虽有政绩,然益横暴。十二年入为大理卿,十三年拜陕虢观察使。十四年移镇山南东道,俨然专有汉南之地,凌上威下,骄横不法,朝廷姑息,无可如何。然善待士人,以市声名,苻载隐庐山,乞百万钱买山,頔遂与之,仍加纸墨衣服等;韩愈亦曾奉书求其援引。宪宗即位,威肃四方,頔稍戒惧。请以子尚公主,宪宗许之。元和三年入觐,九月拜相。八年坐子敏杀人及其它不法事,贬恩王傅。九月改太子宾客,十年为户部尚书。十三年致仕,八月卒,谥厉,后改谥思。

2人物传记

于頔(?-818)中唐大臣。字允元,行二十九,河南(今河南洛阳)人。后周太师谨七世孙。鲜卑族。字允元,京兆高陵(今陕西高陵县)人。其祖辈自北周时迁入关中,世代为官。初以门荫入仕,补千牛,自华阴尉累迁侍御史。充入吐蕃计会使,时论以有出使之才。擢长安令、驾部郎中。

后出任湖州(今浙江吴兴)刺史。该州长城方山(在今浙江长兴县西)下有湖陂,名西湖。南朝时曾疏凿,灌田3000顷,后失修废弃。他到任行至该处,命修复堤塘,重新灌田,水稻和养鱼获丰收,改善了百姓的生活。湖州任后,调为苏州(今江苏苏州市)刺史。在苏州,他移风易俗,毁淫祠,拆庙宇,修街道,开沟洫,改造环境,卓有政绩,但过于暴横。观察使上奏朝廷,德宗不予理睬。后迁大理卿、陕虢观察使。他“自为得志,益恣威虐”。对属下横加责罚,参军事姚岘不愿受其虐,投河而死。

贞元十四年(798),调任襄州刺史、山南东道节度观察使(治所在今湖北襄阳)。遇蔡州吴少诚叛乱,他率兵攻取了唐州之吴房、郎山县,趁势广募士兵,储备甲杖器械。他向朝廷提议,将襄州升为大都督府,德宗照允。他于是“公敛私输,持下益急,而慢于奉上”【注:见《新唐书·于頔传》】。他诬奏邓州刺史元洪贪赃,朝廷判流端州,行至枣阳县,他又命部下兵将元洪劫到襄州拘留,再上表说对元洪处刑太重,德宗无奈,复下旨除元洪为吉州长史。部属判官薛正伦卒,他令士兵围其第,强抢其女为儿媳。他的骄横为天下所闻,故人称不遵法度的节度使为“襄样节度”。累迁为检校尚书左仆射、平章事,封燕国公。

宪宗即位,朝纲稍肃,他略为收敛。要求以第四子于季友婚配宪宗长女永昌公主,宪宗应允。随即入朝,拜司空,同中书门下平章事。他当了宰相,其子于敏仗势横行,恣意杀人。经三司审问,他被贬为恩王傅,于敏赐死。当年十月,改授他为太子宾客【注:《新唐书》本传为拜户部尚书,此从《旧唐书》】。

元和十年 (815) ,朝廷出兵淮西,讨吴元济叛乱,他献出银7000两、金500两、玉带两条,以助军饷,宪宗不纳。十三年(818)八月卒,赠太保。

3作品一览

和丘员外题湛长史旧居

朝代:唐 作者:于頔 体裁:五古

萧条历山下,水木无氛滓。王门结长裾,岩扃怡暮齿。

昔贤枕高躅,今彦仰知止。依依瞩烟霞,眷眷返墟里。

湛生久已没,丘也亦同耻。立言咸不朽,何必在青史。

全唐诗:卷473-10

郡斋卧疾赠昼上人

朝代:唐 作者:于頔 体裁:五古

夙陪翰墨徒,深论穷文格。丽则风骚后,公然我词客。

晚依方外友,极理探精赜。吻合南北宗,昼公我禅伯。

尤明性不染,故我行贞白。随顺令得解,故我言芳泽。

霅水漾清浔,吴山横碧岑。含珠复蕴玉,价重双南金。

的皪曜奇彩,凄清流雅音。商声发楚调,调切谱瑶琴。

吴山为我高,霅水为我深。万景徒有象,孤云本无心。

众木岂无声,椅桐有清响。众耳岂不聆,钟期有真赏。

高洁古人操,素怀夙所仰。觌君冰雪姿,祛我淫滞想。

常吟柳恽诗,苕浦久相思。逮此远为郡,苹洲芳草衰。

逢师年腊长,值我病容羸。共话无生理,聊用契心期。

全唐诗:卷473-9

4历史贡献

唐贞元八年(792年),任苏州刺史,他整修荻塘岸,平望至南浔五十里,缮完堤防,疏凿畎浍,列树以表道,决水以溉田,民颂其德,改名頔塘。

5野史逸闻

郑太穆郎中为金州刺史,致书于襄阳于司空。郑傲倪自若,似无郡使之礼。书曰:阁下为南溟之大鹏,作中天之一柱。骞腾则日月暗,摇动则山岳颓。真天子之爪牙,诸侯之龟镜也。太穆孤幼二百余口,饥冻两京。小郡俸薄,尚为衣食之节。赐钱一千贯,绢一千疋,器物一千两,米一千石,奴婢各十人。且曰:分千树一叶之影,即是浓阴。减四海数滴之泉,便为膏泽。于公览书,亦不嗟讶。曰:郑使君所须,各依来数一半,以戎费之际,不全副其本望也。又有匡庐符戴山人,遣三尺童子赍数尺之书,乞买山钱百万。公遂与之,仍如纸墨衣服等。又有崔郊秀才者寓居于汉上,蕴积文艺,而物产罄县。无何与姑婢通,每有阮咸之纵。其婢端丽,饶音伎之能,汉南之最姝也。姑贫,鬻婢于连帅,连帅爱之。以类无双,给钱四十万,宠盼弥深。郊思慕无已,即强亲府署,愿一见焉。其婢因寒食果出,值郊立于柳阴,马上连泣,誓若山河。崔生赠之以诗曰:公子王孙逐后尘,绿珠垂泪滴罗巾。侯门一入深如海,从此萧郎是路人。或有嫉郊者,写诗于座。于公睹诗,令召崔生,左右莫之测也。郊甚忧悔而已,无处潜遁也。及见郊,握手曰:侯门一入深如海,从此萧郎是路人。便是公制作也?四百千小哉,何惜一书,不早相示。遂命婢同归。至帏幌奁匣,悉为增饰之,小阜崔生矣。初有客自零陵来,称戎昱使君席上有善歌者,襄阳公遽命召焉。戎使君不敢违命,逾月而至。及至,令唱歌,歌乃戎使君送伎之什也。公曰:丈夫不能立功业,为异代之所称,岂有夺人姬爱,为己之嬉娱。遂多以缯帛赠行,手书逊谢于零陵之守也。云溪子曰:王敦驱女乐以给军士,杨素归德言妻。临财莫贪,于色不吝者罕矣。时人用为雅谈。历观相国挺特英雄,未有于襄阳公者也。戎使君诗曰:宝钿香娥翡翠裙,装成掩泣欲行云。殷勤好取襄王意,莫向阳台梦使君。(出《云溪友议》)  【译文】  郑太穆(郎中是他后来担任的官职)做金州刺史,写信给司空于頔(襄阳是他的封号)。他的信写得很随便,不讲礼貌。信中说,你如南海的大鹏鸟,如天之砥柱,飞起来日月都会被遮掩,扇动翅膀,山岳也要倾倒。是皇上的重臣,各地官员的楷模。我郑太穆一家二百多口人,分住在东西两京,挨饿受冻。我管理的地盘小,薪俸少,节衣缩食。请你给我一千贯钱、一千疋绢、一千两买东西的银子、一千石米,再给我十名女婢、十名男仆。而且说:"这对于你,不过是千树之一叶,但这一叶对于我,足以遮荫,对于你,又如大海的几滴水,对我,那就是一片大泽了。"于頔读了信,没有叹息,也无惊讶。只是说:"郑太穆要的东西,依次各给一半。"因为当时军费开支很大,所以不能全给。匡卢地方又有一个叫符戴的山人差了一个小童子持信到于頔那里去,要求给钱一百万,把匡卢山买下来,于頔不但照给,外赠纸墨、布帛。还有一个叫崔郊的读书人,擅长文艺,住在一个穷县。崔郊跟他姑姑的婢女私通。那婢女天生丽质,歌舞弹唱都能,是汉南一带最美的女子。崔郊的姑姑家境不好,把这个婢女卖给于頔(连帅即于頔又称),于頔非常喜欢这个婢女,给钱四十万枚,备加宠爱。崔郊对这个女子思念不已,跑到于頔府的附近,盼望能见到女子一面。女子在寒食节那天果然出了门,崔郊等在柳树下,两个相见,饮泣不已,发誓终生相爱。 崔郊赠女子一诗:  公子王孙逐后尘,绿珠垂泪滴罗巾。  侯门一入深如海,从此萧郎是路人。  从行中有人生崔郊的气,就把这首诗写下来,贴在厅里。于頔看到这首诗,叫人把崔郊召到府上,左右的人猜不出他的用意。崔郊也提心吊胆,但逃不掉,只好去。于頔见了崔郊,握着他的手说:"侯门一入深如海,从此肖郎是路人。是先生写的呀?四十万是一笔小钱,怎能抵得上你这首诗呢?你应该早一些写信告诉我。"马上让两个有情人一起归去,并且赠送了很丰厚的妆奁,崔郊夫妻也算小富。当初,有从零陵来的人说,在太守戎昱家的酒席上看到了一个歌唱得很漂亮的女子。于頔就让人召她来,戎昱官小不敢抗命,拖了一个多月,把那女子送来了。于頔就叫她唱歌,那女子唱的歌词,就是戎昱所写,所弹乐器,也是戎昱所赠。于頔说:"唉,大丈夫应该建功立业,为后世楷模,岂能夺人所爱,为自己来玩乐?"于是,赠给很丰厚的礼品,亲自写信向戎昱道歉。云溪子说:"晋朝王敦把乐伎送给士兵、隋朝杨素送还赵德言的妻子,都是不贪财、不爱色的榜样,这是少有的,被称为雅谈。历代做宰辅的人,没有超越于頔这种大器量的。"戎昱作的歌词是:  宝钿香娥翡翠裙,妆成掩泣欲行云。  殷勤好取襄王意,莫向阳台梦使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