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《裴守真简介》

作者: 王晓柳 发布时间: 2020年01月02日 08:02:33

裴守真,绛州稷山人也。后魏冀州刺史叔业六世孙也。父慎,大业中为淮南郡司户。属郡人杨琳、田瓒据郡作乱,尽杀官吏。以慎素有仁政,相诫不许惊害,仍令人护送慎及妻子还乡。贞观中,官至酂令。

1生平经历

守真早孤,事母至孝。及母终,哀毁骨立,殆不胜丧。复事寡姊及兄甚谨,闺门礼则,士友所推。初举进士,及应八科举,累转乾封尉,属永淳初关中大饥,守真尽以禄俸供姊及诸甥,身及妻子粗粝不充,初无倦色。寻授太常博士。

守真尤善礼仪之学,当时以为称职。高宗时封嵩山,诏礼官议射牲之事,守真奏曰:

据《周礼》及《国语》,郊祀天地,天子自射其牲。汉武唯封太山,令侍中儒者射牲行事。至于余祀,亦无射牲之文。但亲舂射牲,虽是古礼,久从废省。据封禅祀礼曰:未明十五刻,宰人以鸾刀割牲,质明而行事。比鸾驾至时,宰牲总毕,天皇唯奠玉酌献而已。今祀前一日射牲,事即伤早;祀日方始射牲,事又伤晚。若依汉武故事,即非亲射之仪,事不可行。

又《神功破阵乐》、《功成庆善乐》二舞,每奏,上皆立对。守真又议曰:

窃唯二舞肇兴,讴吟攸属,赞九功之茂烈,叶万国之欢心。义均《韶》、《夏》,用兼宾祭,皆祖宗盛德,而子孙享之。详览传记,未有皇王立观之礼。况升中大事,华夷毕集,九服仰垂拱之安,百蛮怀率舞之庆。甄陶化育,莫匪神

功,岂于乐舞,别申严敬。臣等详议,奏二舞时,天皇不合起立。

时并从守真议。会高宗不豫,事竟不行。及高宗崩,时无大行凶仪,守真与同时博士韦叔夏、辅抱素等讨论旧事创为之,当时称为得礼之中。

守真天授中为司府丞,则天特令推究诏狱,务存平恕,前后奏免数十家。由是不合旨,出为汴州司录,累转成州刺史。为政不务威刑,甚为人吏所爱。俄转宁州刺史,成州人送出境者数千人。长安中卒。

2作品选载

守真,绛州稷山人。举进士,应八科举,永淳初授太常博士,天授中为司府丞。武后令推诏狱,以仁恕不合旨,出为汴州司录(新书作司马),累转成州刺史,徙宁州。长安中卒,赠户部尚书。  ○请重耕织表  夫谷帛者,非造化不育,非人力不成。一夫之耕,才兼数口;一妇之织,不赡一家。赋调所资,军国之急,烦徭细役,并出其中,黠吏因公以贪求,豪强恃私而逼掠,以此取济,民无以堪。又以征戍阔远,土木兴作,丁匠疲於往来,饷馈劳於转运。微有水旱,道路遑遑。岂不以课税殷繁,素无储积故也?夫太府积天下之财,而国用有缺;少府聚天下之伎,而造作不息;司农治天下之粟,而仓庾不充;太仆掌天下之马,而中厩不足。此数司者,役人有万数,费捐无限极。调广人竭,用多献少,奸伪由此而生,黎庶缘斯而苦,此有国之大患也。  ○封禅射牲议  据《周礼》及《国语》,郊祀天地,天子自射其牲。汉武惟封泰山,令侍中谒者射牛行事。至於馀祀,亦无射牲之文。但亲舂射牲,虽是古礼,久从废省,难以施行。据封禅礼,祀日未明十五刻,宰人以銮刀割牲,质明而行事。比銮驾至祠所,牢牲总毕,天皇(一作陛下)惟奠玉献酌而已。若今祀前一日射牲,事即伤早。祀日方始射牲,事又伤晚。若依汉武故事,即非亲射之仪,事贵随时,不可行用。请从减罢。谨议。  ○论立对破阵善庆二舞议  窃惟二舞肇兴,讴吟攸属,赞九功之茂烈,叶万国之欢心。义均韶夏,用兼宾祭,皆祖宗盛德,而子孙享之。详览传记,未有皇王立观之礼。况升中大事,华夷毕集,九服仰垂拱之安,百蛮怀率舞之庆。甄陶化育,莫匪神功。岂於乐舞,别申严敬?臣等详议,每奏二舞时,天皇不合起立。谨议。

上一篇: 《裴淑简介》

下一篇: 《裴杞简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