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玉蝴蝶·晚雨未摧宫树(史达祖)

作者: 王晓柳 发布时间: 2020年03月07日 14:37:07

《玉蝴蝶·晚雨未摧宫树》

  作者:史达祖

  晚雨未摧宫树⑴,可怜闲叶,犹抱凉蝉⑵。短景归秋⑶,吟思又接愁边。漏初长,梦魂难禁,人渐老、风月俱寒。想幽欢。土花庭甃⑷,虫网阑干。
  无端啼蛄搅夜⑸,恨随团扇⑹,苦近秋莲⑺。一笛当楼,谢娘悬泪立风前。故园晚、强留诗酒,新雁远、不致寒暄。隔苍烟。楚香罗袖,谁伴婵娟⑻。

【注释】

⑴宫树:本指宫廷之树,此处泛指,“宫”字修饰“树”。
⑵可怜二句:语出王安石《题葛溪驿》诗:“鸣蝉更乱行人耳,犹抱疏桐叶半黄。”
⑶短景:指夏去秋来,白昼渐短。
⑷甃:井壁。
⑸蛄:蝼蛄,通称喇喇蛄,有的地区叫土狗子,一种昆虫,昼伏夜出,穴居土中而鸣。
⑹恨随团扇:相传汉政婕妤作《团扇歌》,序云:“婕妤失宠,求供养太后于长信宫,乃作怨诗以自伤,托辞于纨扇云。”见姜夔《霓裳中序第一》注。
⑺苦近秋莲:莲心苦,故用以作比。
⑻蝉娟:形容仪态美好,借指美人。

【翻译】

  黄昏的风雨没有摧折宫树,可怜的疏叶,还抱着凉秋的寒蝉。入秋后白昼的太阳渐渐变短,吟思又接通了悲秋的愁端。夜间滴漏开始变长,使我的梦魂难耐难堪。人已渐入老年,风清月白的良宵美景全都透出秋寒。回想昔日幽会欢爱,如今庭院里的井壁上已爬满了青苔,蜘蛛网布满了栏杆。
  无奈,啼叫的蝼蛄搅乱长夜,只恨我身如随秋抛弃的团扇,心似苦涩难言的秋莲,想当年对楼吹笛,谢娘她垂泪伫立风前。迟迟未返故园,勉强饮酒赋诗驱愁烦,新飞的大雁已经飞远,也不能替我传书致送寒暄。隔着苍茫的云烟,罗袖飘香的美人,有谁与你相伴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