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瑞鹤仙·湿云粘雁影(陆睿)

作者: 王进 发布时间: 2020年03月07日 14:36:43

瑞鹤仙·湿云粘雁影

  作者:陆睿
  湿云粘雁影,望征路,愁迷离绪难整。千金买光景,但疏钟催晓,乱鸦啼暝。花惊暗省①,许多情,相逢梦境。便行云都不归来,也合寄将音信。
  孤迥②,盟鸾心在,跨鹤程高,后期无准。情丝待剪,翻惹得旧时恨。怕天教何处,参差双燕,还染残朱剩粉。对菱花与说相思③,看谁瘦损④?

【赏析】

  ①惊(jīnɡ):欢乐。
  ②孤迥:志趣高远。
  ③菱花:即指菱花镜。
  ④瘦损:消瘦。

【翻译】

  阴湿湿的浓云粘着沉滞的雁影,遥望离人的征程愁情迷乱,离绪难以调整。纵有千金来买芳华风景,但徐缓的钟声催促着黎明,乱飞的乌鸦啼唤着昏暝。感花伤别使我心绪暗省,多少深情,竟付与了相逢的梦境,即便是一片行云,全不肯归来,也该寄个音信,让我心宁。  孤独而又高远呵,鸾凤盟约我记在心间,乘鹤高飞跨上云程,后会相期的愿望没有准定。待要快剪般剪断情丝,反惹得旧时的怨恨在心中乱涌。只怕老天教他到了何处,像比翼参差的飞燕有了双飞双宿,忘了我这还染着残朱剩粉的娇容。对着菱花镜,跟那镜中人儿诉说相思情,看看谁有一副消瘦、憔悴的面容。

【赏析】

  此词为思妇闺怨之作。上片写别后离愁。“湿云”三句写思妇遥望离人远去的道路,以“湿”、“粘”二字描绘出一幅阴沉雨云粘连贴云滞飞的雁影画面,创造了迷离沉郁的现景。“千金”三句写别后度日难熬,突发痴想以千金买芳华光景来解愁,然而光景千金难买。“花惊”三句写思妇暗暗记得花为我而动情,我感花而伤别,多少深情,都期待在梦境里与游子相逢。“便行云”三句写游子似浮云而不归,连封书信也不寄。下片写相思别恨。最后一笔实在是奇思妙想,将思妇苦极恨极,自怨自艾以发泄对薄情人哀怨的心情,写得极为微妙深婉。陆氏在宋词坛上称不上名家,本词亦非名作,然而正是它普普通通的艺术特色,反映了南宋词在相思等传统题材创作上的驾轻就熟。

【作者介绍】

  陆睿(陆叡)(?—1266)字景思,号云西,会稽(今浙江绍兴)人。绍定五年(1232)进士。淳佑中沿江制置使参议。宝佑五年(1257),白礼部员外郎除秘书少监,又除起居舍人。后历官集英殿修撰、江南东路计度转运副使兼淮西总领。《全宋词》存其词三首。